浏览器搜索《量子意志35d1》,或者《量子意志三五第一》,就可以看到量子意志最新章节。    大学生活啊……

    郑队走进李雅为他们安排的客房,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大学生活。天才一秒记住三五第一小说网35d1.COm出生在小城区的他没有机会参加选拔日,也就与中央城区的生活失之交臂了,他上的是警校,四个人一个宿舍,大夏天满楼道都是臭袜子味的那种。

    事实上当他听说徐子清考入中央城区之后着实高兴了一段时间,尽管当时徐子清有拒绝机会留在总署的打算,但郑队却毅然把他“赶”去了中央城区,并为徐子清办理了离职的手续。

    中央城区的生活是一条截然不同的路。

    但这个“截然不同”似乎和郑队想象中不太一样。住最豪华的客房,打最凶恶的罪犯。

    同学不是西区头目的千金,就是奋战反恐第一线的特工。

    “李雅说她会帮我们留意那批军火商的动向。”徐子清开了一瓶橙汁,又从冰箱里翻找出了酒店精心准备的点心,挑出其中一个热狗卷丢给郑队。

    他觉得,这才是生活。

    和这富丽堂皇的酒店相比,那个汽车旅店用地狱来形容也不为过了。

    “郑队,跨区刑警不是赚得不少么?”

    和普通警察相比,跨区刑警的危险度极高,持枪劫匪对他们来说已经属于比较简单的任务了,最麻烦的莫过于毒枭和军火商这两股势力,这些人不但各个是亡命徒,还雇得起能力者保镖,徐子清在总署的这些年,至少听说了十来号人应公殉职了。

    所以相应的,跨区刑警的待遇也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懂什么?这都是老婆本,要存起来的。”郑队叼着热狗卷,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未来娶老婆要买房买车,现在各个区房价每年飙升,月光族实在难以生存。而跨区刑警的工作对他来说,和青春饭差不多,等他再干上几年,攒够了房子的首付,就能光荣退休回家了。

    反应力老化这种事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往往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“老婆本?那你开始谈对象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你攒够老婆本却找不到老婆怎么办?”徐子清顺势问道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郑队常年执行任务在各区奔波,休假的时候极少,也没什么谈恋爱的私人时间。

    “嘿,你小子少给我乌鸦嘴,我到时候光荣退休,年少多金,还愁找不到老婆?”

    “多金还行,年少……再过几年你就成中年大叔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我还年轻着呢……这热狗卷不错,再给我来一个,反正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郑队进门前记得很清楚,李雅说客房里面的东西随便吃,日用品随便用,这些并不需要他们额外支付费用,作为一名刑警,他的耳朵还是很灵光的。

    “你也太抠门了吧!”徐子清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们不同,我可是一直过惯了贫穷的生活,年轻的时候在学校食堂一顿饭吃到饱,晚上就能把饭钱省出来了;晚上没热水,就悄悄躲开宿管,跑去女澡堂,当时有很多人都这么省钱呢,你这就叫没过过苦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慢着,最后一个明显不是在省钱吧!你们究竟做了些什么!”

    “警校都要学的啊,这叫侦查与反侦察课程,你以为想瞒过宿管是那么简单的事么?”

    大学生活总是很多值得怀念的地方。

    青春和奋斗永远息息相关,郑队永远忘不了在那个夜黑风高的晚上,他们四人组中的一人以聊家常的方式拖住宿管,其他人从地下通道突入,比避开了女生的重重阻挠,一路披荆斩棘地突入了女澡堂。

    那次行动包含了侦查与反侦查、潜入技巧乃至搏斗术等高级技巧,遗憾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万恶的教官提前发现了他们的行为,早早镇守在了他们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但不论如何,这都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战斗。

    战斗过后,他们每个人吃了一记处分,并被勒令写000字的检讨,在第二天的晨练时当众朗读。

    “不,我觉得这完没有任何值得怀念的地方。”徐子清木着脸说道,而且他似乎发现了一个关键问题:“你大学读了四年都没找到女朋友不就是因为这件事吗!”

    任何正常的女生都不会对连夜试图潜入女澡堂的不法分子产生好感。

    “要怪,就怪他们不给男生宿舍开热水。”

    郑队梗着脖子,如果时间能重来一次,他依然会选择在那个晚上,突入女生宿舍,唯一能改变的,只会是潜入的细节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依然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而郑队或许永远不可能知道,当时被抓的四个人里,只有他自己是真的想去洗热水澡的。

    “但是话又说回来,我唯一的遗憾,就是在大学的时候没能谈上一场恋爱。”

    在那次事件过后,郑队每次走在校园里,都会遭到女生们鄙视的目光。他不得不承认在谈恋爱方面,他的经验实在不足:“我真是搞不懂那些女生了,我不就想去洗个热水澡,至于记恨我四年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这能找到女朋友才见了鬼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千万不要重蹈我的覆辙,我看刚才那个叫李雅的小姑娘就不错,虽然她的家庭成分比较特殊,但你也不是毕业了非得回到总署嘛,你努力一把,说不定有戏。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?还有三年多呢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急了!三年时间一闪而过,当你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会发现自己错过了最佳时机!改写的情书都要写,写好了我还能帮你参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请你参谋这事肯定黄了。”徐子清淡定地说道:“而且硬要说的话,我一般是收到情书的那一方。”

    再怎么说,他也是这一届仅次于王沈的次席,而且他在校时间长,不像王沈跟个稀有boss似的,加上他还担任了班委的职务,受到女孩子的欢迎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,你有病吧!”

    “你突然这么激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十五年,整整十五年了!大学四年,加上总署十一年,我连一封情书都没收到过!”

    这一刻,郑队终于发现了谁才是真正的阶级敌人。

    那句话说的没错,“真正的敌人往往就藏在你的身边”。

    徐子清这小子不但住的起他平时根本不敢想的总统套房,竟然还在上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就收到了情书!

    “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刑警的怒火,猴子偷桃!”

    “喂——!这哪里是刑警的招式!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——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、咚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的斗法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能不能请你们不要吵了。”敲门者隔着门说道:“我是安多拉女士的私人保镖,明天她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,想要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<sript>();</sript>